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上司大姐最爱我
上司大姐最爱我

  虹姐是我刚上班时候带我的师傅,也是我的直接女领导女上司,上班快两年了,她一直在明里暗里的维护着我,帮我料理各种没完没了的杂事,而且从来没有要我表示过什么。今天晚上我都快睡着了忽然接到虹姐的电话让我去酒吧陪她聊聊天,我当然二话不说打车赶到。我两找了一个最角落的桌台,让服务生上了两扎嘉士伯啤酒。这儿的啤酒也真够贵的,一扎嘉士伯两百八……好无语。两扎,能喝完么?

  虹姐拿起桌面上的一瓶,跟我碰,然后一口气喝完,然后连拿起两支啤酒,和我碰了又喝完。我急忙伸手过去阻挡说:“这么喝很容易就倒的。”

  她推开我的手,说:“偶尔喝一次,没事的。”

  “那一会儿怎么开车回去?”我是想劝她少喝点。

  她说道:“开不了就放这儿。”

  喝了不知道有多久,虹姐进了两次卫生间倒完了胃中的酒水。第二次出来,我扶住了她软绵绵的手臂:“虹姐,已经晚上九点多了,喝了那么多,该回去了。”

  虹姐虽吐了,意识还是很清醒,她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水。有几粒水滴挂在她的睫毛上,迷离的彩光穿过这几粒小水滴,甚是美艳无比。我竟然有一种想要吻她眼睛的冲动……

  她微微弯腰,整个身体的曲线凹凸有致,臀部高高翘着,腰身细如柳枝,我心里在想,这大臀部,能摸一摸,多爽啊。

  虹姐擦掉脸上的水,说:“好吧,回去吧。该回去睡觉了。”

  我扶着她往外面走,现在的这个时间是人多的时候,进来泡吧的人络绎不绝。虹姐紧紧靠着我的手臂,挽住我的胳膊:“头有点晕。”

  我说道:“那就不要开车了。”

  “打的吧。”她说。

  虹姐的整个胳膊紧紧地缠绕住我的左手,身体紧紧靠在我的手臂上,右胸饱满的压在我的手臂上。我有意的手臂动了动,轻轻摩擦了一下她的**,虹姐也不说话,她像是已经知道我手臂上轻微的动作,就更是贴的更紧了。

  随着走路的动作,她高耸的胸也在颤动,柔软的饱满圆润在我手臂上下摩擦,就好像特意配合我似地。

  在高楼林立的都市丛林中,我们彼此都需要一个人来慰藉和抚平生理和心理的需要。所以,我不会在乎跟她会不会走到上床的那一步。上了床,对我来说,绝对是一件好事。撇开生理方面的不谈,光是在事业上,有了她的帮助,我才能胜利地渡过王瑾这一个大难关。别说我懦弱无能靠女人,在社会上,有一些东西,你太个性太遵守原则了,吃的苦就要比别人更多。

  当然,我不惧怕吃苦,可我害怕几年后的自己还是这般的一事无成,家中的父母还能受得住多少年的苦头?

  出了外面,虹姐拦下一部计程车,问我道:“要不先去我家里坐坐吧。”

  我没有理由去拒绝,更不愿意拂了她的意,当然,我自己也很想去的。

  于是,去了她家。

  虹姐用客厅中的那个红木茶桌给我泡茶,喝酒了的她双颊红润,媚眼如丝。我接过茶杯,道一声谢谢。虹姐说道:“杨年普洱。”

  玫瑰色一样红艳的普洱,琥珀一样的晶莹。入口醇和爽滑甘甜,清雅的甜意。正像是眼前的女人。

  她身上的熟女芳香让我迷醉,心里虽波澜万分,我却不敢造次,老老实实坐着喝茶。虹姐抿了一口茶,说道:“喝酒后,再喝点茶,感觉很舒服。”

  我笑笑说:“嗯,对。”

  接着两人无话,一时间,空气变得静谧起来,只有墙上挂钟滴答的声音。我有些尴尬,咳了一下,问虹姐道:“虹姐,为什么这个房子里,没有你的婚纱照。”

  说完我就后悔了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!她今晚去寻醉,估计就是因为感情的痛苦让她痛苦她才去的么?我却还多此一举的说了那么一句话,靠!

  虹姐放下茶杯:“为什么要有结婚照。”

  “对不起,我好像……提到让你不开心的事了,虹姐。”我尴尬道。

  虹姐扭头过来,盯着我一会儿,问道:“干嘛你那么怕我?”

  “因为……你很漂亮。”我转头过去看了那双**的眼睛,心里涌起一阵波浪,慌忙间又猛地转头过来,手上的茶杯动了一下,普洱茶荡了出来。

  茶荡在了我大腿上,大腿上的裤子湿了一块。虹姐从旁边的桌上拿着一张纸帮我擦大腿,我急忙推开她的手说我自己来我自己来。谁知一抓抓住她的手推搡时,她的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就放在了我裤裆那儿,然后停住。

  我握着她的手,她的两只手指头,食指和大拇指捏着纸巾。手掌心空出来的那儿整好的覆盖包裹在我的那话儿上。尽管隔着裤子,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很舒适的感觉从下面传来。

  两人就这么顿住几秒后,毕竟我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。如果是无意,我可就是冒犯她了,我急忙推开她的手:“对不起虹姐!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可在我推开她手的那一刹那,她的手掌心似乎是很故意的收拢了一下,握住了我的那儿。也就是仅仅的一刹那,电光火石白马过隙间我就推开了她的手。

  虹姐双颊更红了,一双美目盯着我的眼睛看,我读懂了她眼眸中的字:性的**。此处省略一万字……

  事后烟总是必备的东西,我俩叼着烟,你看我我看你的还沉浸在尴尬里她轻启双唇似乎想说什么,无奈一阵急急的门铃声打破了空气中的所有暧昧气氛。虹姐被吓到了,急忙把头转过去,试图平静自己的情绪。我的心跳也很急促,倒不是我没有经历过风花雪月的场面,而是这个少妇的魅力太大,让我忘乎所以失控了。那一刻,根本觉得自己的灵魂脱离了躯壳的束缚,被她吸引到了不知名的幻境之中。

  虹姐捋了捋额前头发,有点摇晃地站了起来:“不知道是谁那么晚还来按门铃。”

  我从幻境中缓过来,心中一惊,万一!万一是她老公?!或者是她的什么人来,那就是……我就是被抓奸了?如果真的上了,那倒是没啥可说,可从理论上来说我连碰都没碰她,就这么被她老公进门来乱棍打死,那岂不是亏大了?

  这个时候我居然还能想到这些个地方去!

  我提示虹姐道:“虹姐!你有客人来,我是不是该回避啊?”

  虹姐经我一提醒,也突然的惊醒来。孤男寡女同处一室,而且是这么晚的时间……傻子都会想到一些不正经的方面去。

  虹姐对我轻声说道:“我先去看看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虹姐的表情也认真严肃如临大敌起来,我也开始局促不安。

  虹姐到了门后透过门孔看了一眼,酒醒了一半。急忙走过来,拉着我站起来对我轻声说:“不好,是我妹妹!我妹妹这孩子有啥事喜欢跟我妈说!你赶紧躲在门后那,找机会偷偷溜走。拜托了杨锐,真对不起你。”

  还好,不是她老公,舒了一口气。

  虹姐的紧张,我想,她一定是担心人家说她是个荡妇,从而败坏了她自己的名节吧。我顺从地躲到了门后,这时,虹姐的手机响起来。我猜对了,就是在外面的虹姐妹妹打给她的。

  虹姐紧张地轻轻开了门,把我掩在门后,她的妹妹进来,虹姐急忙拉住了她妹妹的手遮蔽她妹妹的视线:“你来之前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?”

  “姐!那个该死的王八蛋……昨晚又,又出去花天酒地了……”她妹妹一进来,就嚎啕大哭起来,而且,我还能听出她也喝了酒,大醉的状态。

  虹姐赶紧地扶着她妹妹走向客厅的沙发,她们两都背对着我,从身后看去,虹姐的妹妹的身材也极好,轮廓迷人高挑。

  我正要闪人的时候,扶着她妹妹的虹姐脚一软,两姐妹同时噗通一声倒在地上。这个……也怪不得虹姐,虹姐本来就喝了不少酒,还让她去扶着烂醉如泥的妹妹,估计也撑不起来了。

  虹姐的妹妹倒在地上后,还哭着嘴里念叨着他为什么总要这么对我之类的话。

  虹姐用力拉了她妹妹一把,试图着想要扶起她妹妹,可她也没劲使了。只好看向我,说道:“还好,你没走。过来帮忙。”

  这两姐妹,可真是够会挑日子的啊,同时喝醉。

  我赶紧过去帮忙,扶着她妹妹半站起来,谁知她妹妹直接就抱住了我:“姐,他……为什么?为为什么……这么对我?呜呜……”

  我双手环抱住她的腰,抱起她整个人,走了几步,轻轻将她放在了沙发上,可她还是不松手,死抱着我。我费了好大劲掰开了她的手,松开了她后我往后一步。

  看清了她妹妹的长相,脸的轮廓跟她姐姐虹姐差不多,当然没有虹姐那么的圆润。可美色不亚于虹姐,那双眼睛和虹姐的眼睛一模一样。比虹姐年轻,长得也很迷人。那身紫色的吊带裙将她衬托得更加的美艳,v领又是低胸,喝醉了后v领更是往下拉了不少,两个胸的一半都很性感的呈现在胸前。

  虹姐捅了捅我,示意我赶紧走。

  我急急忙忙哦了一声转身走了……